<optgroup id="uaaio"><xmp id="uaaio">
<optgroup id="uaaio"><xmp id="uaaio">
<optgroup id="uaaio"><small id="uaaio"></small></optgroup>
<optgroup id="uaaio"><small id="uaaio"></small></optgroup>
<center id="uaaio"></center>

上半年中國新投運電化學儲能項目裝機規模100.4MW

儲能

“無論是全球市場還是中國市場,電化學儲能都保持著快速增長的發展態勢。2018年上半年,全球新增投運電化學儲能項目的裝機規模為697.1MW,同比增長133%,其中,中國新增投運電化學儲能項目的裝機規模為100.4MW,同比增長127%,占全球新增規模的14%。”中關村儲能產業技術聯盟(CNESA)高級研究經理寧娜日前在回顧世界2018年上半年儲能市場時告訴記者。

據寧娜介紹,自2017年特斯拉在澳大利亞南澳的100MW/129MWh鋰電池儲能項目投運以來,美國、韓國、澳大利亞、英國、愛爾蘭、中國等多個國家相繼啟動了大規模儲能項目,規模大多在百兆瓦級以上,這得益于各發電產業同儲能行業的進一步深度結合,比如現今“光儲一體化”的發展以及電網改革對于儲能項目的促進。同時,市場規則逐漸完善、并網流程的簡化、傳統能源企業轉型、動力電池儲能化應用等因素,都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全球儲能市場的規模化發展。

針對全球儲能市場,CNESA總結了2018年上半年儲能市場的四大特點:一是單個項目規模較以往大幅提升;二是企業掀起轉型、業務調整和強強聯合熱潮;三是安全性成為全球極為關注且不可忽視的問題;四是國外政策關注市場規則修訂與相關機制的建立,儲能更好地參與電力市場競爭。

而聚焦于國內市場,寧娜表示:“目前,國內正處于‘后指導意見’時期,簡單一點說,就是國家和地方齊發力,共同促進國內儲能市場健康快速發展。比如,現今國內電網側項目就迎來規模化發展。”

雖然,儲能發展形勢一片向好,甚至一度出現“2018年將會是儲能爆發的元年”一說。但目前儲能項目的商業模式還并不完善,如何構建成熟、穩定且多元化的商業模式一直是儲能行業長期探討的話題。

對此,CNESA高級研究經理岳芬對記者表示:“目前,在我國無論是電網規模(發電側和輸配側)的儲能項目還是用戶側的儲能項目都面臨商業模式單一問題。在電力市場改革的大背景下,儲能如何搭乘政策與市場環境重塑的東風,構建成熟的、多元化的儲能商業模式,需要不斷探索,并學習國外自由化電力市場的經驗。”

“以美國、德國、英國等為代表的自由化電力市場目前已經通過相關政策與市場規則調整,逐步塑造出了一些經得起市場檢驗的商業模式,如電網側基于各種承購合同構建的商業模式,用戶側通過借鑒光伏租賃、引入售電業務、創造收益疊加渠道等方式構建的多元化模式。”岳芬補充說。

此外,隨著國內動力電池第一波退役潮的來臨,市場對于動力電池回收問題也密切關注。有業內人士稱,從2019年起,動力電池將進入大規模退役階段,退役電池用于梯次利用還是元素回收再生,這是新能源汽車快速發展衍生出來的難題。

“現階段新能源汽車行業和儲能關系緊密,車企、動力電池企業、儲能系統集成商、電力用戶等紛紛加大了梯次利用商業化應用項目探索的力度,儲能和通訊基站備用電源成為梯次利用的主要領域。”CNESA高級研究經理李岱昕認為,“然而重組測試環節的技術難度和成本增加、電池在健康狀況方面的不確定性、梯次利用電池性能對其應用場景的限制、新電池成本快速下降性能大幅提升及正在步入大規模應用的高鎳三元動力電池未來梯次利用時的風險等因素都使梯次利用產業的發展仍然存在諸多爭議。”

李岱昕預測,隨著退役電池規模增加和鋰、鈷、鎳資源緊缺價格上漲的形勢日益迫切,元素回收再生的經濟性逐漸顯現,資源回收企業、動力電池企業、鉛酸電池回收企業、鋰鈷資源企業、電極材料生產企業等都將紛紛加入開發建設動力電池回收產能的隊伍中來。

李岱昕還表示,面對規模可觀的退役動力電池市場,如何構建完善高效、各方協同參與的動力電池回收再利用體系,避免此前鉛酸電池回收時出現的亂象也是目前行業發展過程中需要各方探索的重點問題。

    織夢二維碼生成器
    【責任編輯:趙卓然】
    免責聲明: 能源財經網所提供之信息,不能保證其完全實時或完全準確,也不表明證實其描述或贊同其觀點,并對其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網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所有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