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uaaio"><xmp id="uaaio">
<optgroup id="uaaio"><xmp id="uaaio">
<optgroup id="uaaio"><small id="uaaio"></small></optgroup>
<optgroup id="uaaio"><small id="uaaio"></small></optgroup>
<center id="uaaio"></center>

從“補充”到“支撐” 新能源汽車奏響出口序曲?

從“補充”到“支撐” 新能源汽車奏響出口序曲?

圖/中國汽車報網

于國內市場發展如火如荼的新能源汽車,在海外市場也漸露頭角。據全國乘用車市場聯席會(以下簡稱“乘聯會”)統計,今年上半年,我國新能源汽車出口走勢較強,1~6月出口新能源汽車總量達到2.39萬輛,在我國汽車出口總量的占比從1月的0.7%迅速上升至6月的11.6%。數量迅速提升的同時,出口地區也呈現新特點,以今年6月為例,我國新能源乘用車出口國主要為孟加拉、韓國、美國和印度等市場,打破了傳統汽車主力出口市場仍集中在不發達地區的現狀。

短短6個月時間,從0.7%的邊緣地位到11.6%的有力支撐,新能源汽車可謂為2017年我國汽車出口的持續上升出了不少力。不過,這是否意味著我國新能源汽車出口就此迎來了向上發展的新窗口?新能源汽車出口是否有望成為我國汽車出口的新動力?在未來的出口過程中,新能源汽車又該如何吸取傳統燃油車的經驗與教訓?帶著上述疑問,記者采訪了中國汽車工業協會(以下簡稱“中汽協”)秘書長助理許海東,他表示,就目前我國新能源汽車的整體實力而言,欲沖擊歐美等發達國家還欠火候,仍需練好內功。且在出口路徑的選擇上,切莫再走上純商品貿易模式的老路,而應選擇國際產能合作的新出口模式。

■數字亮眼車型“不好看”

據乘聯會統計,1~6月我國共出口新能源汽車2.39萬輛,其中,大部分為純電動車型,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出口數量僅為372輛。在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看來,今年上半年我國純電動汽車出口表現較強,在傳統燃油汽車出口多年處于低谷、徘徊不前的現狀下,新能源汽車不失為我國汽車出口向上突破的新機遇。

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也頗看好我國新能源汽車出口的未來走勢。“新能源汽車出口未來有可能成為我國汽車出口的新看點。”白明分析,“傳統燃油汽車在進軍國際市場時,由于市場飽和度較高,只能靠‘擠’才能勉強爭取一點市場,新能源汽車則大為不同,整個產業尚處在“跑馬圈地”的階段,誰先上樹誰嘗棗。”

不過,面對新能源汽車出口數量的大幅上漲,也有專家持不同觀點。許海東告訴記者,從統計數據來看,今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車出口雖表現突出,但出口主力車型卻是純電動未列名乘用車,這一部分車型約占新能源汽車出口總量的99%。所謂“未列名機動車”就是傳統意義上的三輪或四輪低速電動車

統計口徑的不同往往帶來結果的大相徑庭。徐海東舉例說,同為統計2016年汽車出口數量,我國海關和中汽協統計的數據就不一致,兩者相差了10萬輛,原因就在于我國海關的統計數據中,將未列名機動車納入了出口汽車統計數據中,而中汽協卻沒有將其納入統計范圍。也因此,中汽協的統計數據顯示,去年我國汽車出口同比下滑2.7%,我國海關部門統計的數據則同比增長7.19%。徐海東稱,中汽協并不贊成將未列名機動車納入汽車出口的統計數據中,同樣的,這些低速電動車也不應被計算在今年上半年的新能源汽車出口總量中。

也就是說,今年上半年2.39萬輛的新能源汽車出口產品并非完全是傳統意義上的新能源汽車,從這個角度看,新能源汽車出口形勢也并不如想象中的樂觀。

■未來可期諸多利好因素加持

不過,雖然出口數據是衡量新能源汽車出口表現的最直觀、最重要的依據,但并不是衡量出口形勢的惟一因素。事實上,如今新能源汽車出口雖尚未成規模,但利好因素卻已集中出現。

今年1月1日起,2017版《商品名稱及編碼協調制度》正式實施,在國際貿易中,我國新能源汽車擁有了統一的國際身份。自此,我國新能源汽車出口有望破除國際貿易壁壘,迎來發展良機。近段時間以來,歐洲的多個國家相繼出臺鼓勵新能源汽車發展的扶持政策,甚至明確了禁售傳統燃油汽車的時間表。依仗全球汽車電動化的發展大趨勢,背靠中國這個最大的汽車消費市場,加之全世界支持力度最大的中國政府部門為其背書,相信我國新能源汽車企業在國際舞臺上能夠大放異彩。

除了外部環境的諸多利好外,我國新能源汽車的國際市場競爭力也與日俱增。據乘聯會統計,我國新能源汽車的出口均價較低,部分純電動未列名車型的均價在1000美元左右,月銷達到近萬輛。由此可以看出,我國新能源汽車產品在性價比方面存在較大優勢。白明告訴記者,與傳統燃油汽車不同,我國新能源汽車與國外先進水平相比差距較小,雖然仍以性價比為優勢,但也擁有了與跨國車企同臺競技的信心和能力。

■莫走老路配套協同出海

機遇可見,但問題也不容忽視。在談到新能源汽車出口應避免走傳統燃油汽車老路時,許海東有些許擔憂,他說,作為上半年新能源汽車出口的重要力量,純電動未列名乘用車的生產廠商在出口時,極有可能會采取單純的商品貿易模式,忽略在海外售后服務和維修網絡的建設,從而損害我國新能源汽車在國際市場上的口碑和品牌形象。

“目前,我國主流汽車企業均已樹立了正確的汽車出口理念,在新能源汽車領域亦是如此。”許海東表示,由于發展中國家在節能環保方面意識不強,需求較弱,基礎設施也不完善,因此新能源汽車出口的主要方向可集中在歐美等發達國家。但不容忽視的是,歐美等發達國家和地區對產品的品質、技術和服務水平等的要求比發展中國家高出許多,從而對我國新能源汽車產品也提出了更高要求,在達到歐美等成熟汽車市場準入門檻之前,許海東建議,我國新能源汽車企業仍應苦練內功,否則恐怕很難獲得當地消費者的認可,更遑論占據一定的市場份額。

除了產品競爭力外,白明提出,零部件配套體系也應跟上,協同出海。只有從一開始就搭建好售后服務網絡,形成具備一定優勢的綜合競爭力,才有望做到“跑馬圈地”。

此外,白明還建議,新能源汽車出口發展到一定程度后,必將出現貿易摩擦,尤其是以知識產權糾紛為主的貿易摩擦。基于此,我國新能源汽車企業在“走出去”時,應提前進行知識產權方面的準備。此外,歐美等發達國家和地區極為重視綠色發展,如能在國際貿易過程中,結合當地的節能環保政策及要求,成為國際市場綠色發展的組成部分,我國新能源汽車出口將有望迎來新的發展契機。

    織夢二維碼生成器
    【責任編輯:陳語】
    免責聲明: 能源財經網所提供之信息,不能保證其完全實時或完全準確,也不表明證實其描述或贊同其觀點,并對其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網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所有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